【男神×你】如旧

试图更新一下下表明我活过。

求评论一起聊啦,小红心和小蓝手倒是没关系。

古风背景。主要人物已出场,不过感情线在下次更新。

灵感来自于很久以前的一篇男神×你,是写一位小姐和友人踏春看到文苏夸赞他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本来存在喜欢里,但是找的时候发现不见了,如果喜欢里同样有这篇的小伙伴请在评论里告知我,感激不尽=3=

讲真那位作者的文笔是真心好,我很喜欢那位作者写的这段男神×你,至少古风感比我的要自然很多。


 1  

  待夏瑜真正到了清苑入口处,她才收敛了自己的一些小心思,迈步走向苑中。

  

  此时正值阳春三月踏青时节。在这一时期都城的名门望族们颇为喜好结伴前往郊外同游,文人吟文联诗,武者宴会畅饮,而官家小姐们总会趁着难得的踏青来偷偷观察年轻才俊们——说不定其中的某一位未来会成为自己的夫君呢?

  

  夏瑜素来不爱这种聚会,夏家作为世家,家中更多是出武将上战场为国效力,夏家的姑娘也多是不爱红装爱武装。但到了夏瑜这一代,夏家家主要求将自己的孙女作为大家闺秀教养。

  

  却也不知究竟是哪出了差错,竟是将她教成了个过分安静的样子。惹得夏家家主总是叹息看着这个唯一的孙女。幸得太后及皇后看中其性子沉稳,夏家女儿这才从一堆贵族小姐里出头,成为了公主的伴读。

  

  二者的友谊也是从伴读时开始生根发芽。

  

  这段友谊也是都城人们在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至少夏家女儿最开始进宫时,没人认为她能在公主身边呆上三天。公主儿时是个跳脱的性子,在寻伴读时更是要求一个眼缘,对不合自己心意的人虽不会动用些什么刑,却也不会让那人在身边多呆上几天。

  

  但夏瑜却做到了,成为了公主的密友,也入了太后及皇后的眼。至此在他人眼中,夏家一步登天。

  

  可是在另一些人眼中,这又如何。这偌大的夏家,即使再得皇帝的心,不还是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妇孺?

  

  2

  

  公主侍女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门口处的夏瑜,略略松了口气。她快步走至夏瑜面前,行礼后将夏瑜接引到公主所休憩的亭子中。

  

  夏瑜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园内,贵族小姐们三三两两的在亭外的石桌前闲聊品茶,见到她也无外乎只是点头示意。

  

  自是该回礼的。夏瑜轻轻点头回应,跟着侍女走进亭间。

  

  公主正巧泡好一壶茶,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友人,提了茶壶斟上一杯茶:“我本以为你不会来。”

  

  夏瑜接过茶杯,调笑道:“如若不来,岂不是辜负佳人一番美意?”她将杯子无声的放置在盘上。

  

  采薇挥手示意女侍们退下,待到她们都退到不远处时这才拉起好友的手,用着略带些撒娇的语气说:“你也晓得,这踏青对于我们来说,便是查看自个儿未来夫君的最好时机啦。”

  

  “我知晓。”夏瑜自是明了好友的小小心思,她安抚似的拍了拍采薇的手,因而她才会难得出现在这类场面上,无外乎是为了给好友壮壮胆量,“陛下的眼光自是好的,你该信这一点。”

  

  “你说的这些我不是不明了。”一向活泼无忧的公主却是叹了口气,“但我心中总有顾虑。”

  

  “既如此,不如随着诸位小姐们一同去看看景色,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呢。”夏瑜拉着采薇起身,牵上友人的手走向亭外,“春色正好,莫辜负韶光。”

  

  采薇即使此刻仍心中有些郁结,却还是听从好友之言与其走向其他小姐们所在处。

  

  女侍们看见公主出了亭子,也立刻训练有素的跟在了距离公主三步之后。

  

  3

  

  清苑清苑,据佛安寺主持所述,其清字为太后取自林逋的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夏瑜喜欢这句诗,无论是梅之骨或是梅之韵,皆能在诗中观出一二,使这般美景能浮现于心中,此乃绝也。

  

  清苑并不辜负这句名诗,不如说这座东山本就是一处风景秀丽之地,每年均有不少文人墨客用自己的笔去描绘东山。夏瑜爱诗,她的女侍也常为她寻来些文人的诗篇赏阅。好诗虽是不少,大多却用着美景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情感。虽说以诗寄情这类事情并不少见,但她还是更爱单纯歌颂美景的诗句。

  

  这时采薇突然轻轻拍了下夏瑜的手,笑道:“是你让我莫辜负韶光出来走走的,到最后竟是你先走神。”

  

  “想必对岸哪家公子便是夏小姐的心上人。”其中一位小姐打趣着说。

  

  另一位也接了话头笑着打趣起夏瑜:“就是不知究竟是哪家公子得了夏小姐的青睐。”

  

  诸位姑娘皆是善意的笑了起来。

  

  便是夏瑜也跟着笑了起来。

  

  年轻的小姐们并没有把注意力都放在夏瑜身上,她们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谈论起对岸的年轻公子们。

  

  “那便是太医院最年轻的太医徐景熙了吧。”一位小姐微微点了点对岸稍远处正在和友人交谈的男子,很快便收回了手,“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太医院的一员,想必也是有着过人之处。”

  

  “我看啊,倚在树下的那位公子才是气质不凡。”大理寺正家的小姐轻笑着。

  

  另一位小姐立刻接下话题:“我知道我知道,那位是御史中丞郑大人家的郑公子,他写的文章辞藻华丽,读来倒也是不错的。”

  

  采薇突然握紧了夏瑜的手,惊喜道:“阿瑜你快看对岸那位身着藏青的公子。”

  

  夏瑜朝着采薇所面对着的方向看去,确有一位公子手持长弓站在那处,只见他与友人谈笑几句,便又取了只箭搭弓拉弦,其射出之箭正中靶心。

  

  “果然是好箭法。”采薇不禁赞叹道。

  

  夏瑜一见好友双眼发亮,便知她起了比试的心思,她道:“不愧是少年将军,有一身真功夫,难怪陛下看中。”

  

  “那便是黄少天?”采薇喃喃自语。

  

  “说来倒也奇怪,黄小将军明明出身文臣之家,可最后偏偏成了位武将。”御史大夫家的小姐笑道,“黄大人和黄夫人那时候可是操了不少心。”

  

  “可黄大人最后也没能把黄小将军拉回文臣的路子。”

  

  几位小姐掩嘴一笑。

  

  这事当时在都城也算是一闻了,坊间甚至有人传闻黄大人当时拿着板子抽也没能让儿子把想法扭回来,还把黄少天抽到了将军府门口拜师。

  

  不过据夏瑜所知,黄大人最后还是请了自家父亲的一位得力下属来教授儿子武功,倒是没有传闻那么夸大。

  

  那时夏瑜的父亲还活的好好的。

  

  4

  

  踏青的重点一向有二,其一为景,其二则是曲水流觞。

  

  曲水流觞向来是文人心中之重,自晋代王羲之携亲友在兰亭举行饮酒赋诗的“曲水流觞”后,这一儒雅之行便逐渐成为踏青风俗,一直留传至今。

  

  太祖好文,对王羲之更是推崇不已,臣子们投其所好,更是将这一风俗发扬光大,如今曲水流觞并不局限于踏青之时,臣子私下在家中小聚时也常常举行这活动。

  

  然踏青时这一习俗倒也是保留下来了,毕竟男子们也希望能在小姐们面前展示自己的文才武略,所以最后文人所作倒是会保留成集送到小姐们手中。

  

  都是虚荣心在作怪。夏瑜对此虽无感,但每年此时皆是能正大光明观赏这一能体现文人真正水平的时候。大部分来参加这个的人文采虽不能说极高,但也是极为不错。毕竟如果不能在这里做出好的应对,便很容易被贵族们冠上一个不通文墨的大帽子。正因如此,甚少出门的夏瑜年年都不会落下踏青。

  

  这次主持曲水流觞之人是一陌生公子,身形修长,面容清朗,一身月白长衫显得其人温文尔雅。

  

  “咦,这次主持之人倒是面生,过去向来是书院长,今年却是换了个俊俏郎君。”大理寺正家的小姐略微有些好奇,“气质不凡,倒是与黄小将军各有风采。”

  

  “那是喻家公子。”回答的任家小姐脸上泛起一丝红意,“观沧赋便是他所作。”

  

  “啊,你们快看,怀雁脸红了。”任家小姐身旁的女子立刻发现了好友的神情与以往不同,分明是一副少女怀春样,“原来喻家公子便是怀雁的心上人呀,如此风采,难怪平日里难与我言道。”

  

  “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夏瑜喃喃道。

  

  5

  

  喻文州今日是应了老师之邀来主持这曲水流觞的。他本想着与自己几位好友同游便可,却无奈其师虽已是知天命之年,却仍是如孩童般任性,径自带着夫人与其子便出了都城游玩。

  

  “今日倒是为难你们了。”喻文州对着自己的友人,说道:“难得少天回都城,都没能好好为你接风洗尘。”

  

  “哎呀,文州你别在意那么多。”黄少天倒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到哪都是一样的,大不了结束后你请我们下山去卧云酒楼聚一聚。”

  

  喻文州带着笑意点头:“这是自然。”

  

  刚才正和郑轩说话的李远听到黄少天的回答后,便回头调侃道:“文州你可别听黄少瞎说,他可还得感谢你呢,要不然怎么能一回都城就看到自己未来的娘......喂,黄少你这可是报复恩人。”李远身手敏捷的躲开了黄少天的一掌,“要不是我指给你看,你能看见到公主殿下?”

  

  “喂,李远!你胆子真是越发大了。”黄少天略有些咬牙切齿,“倒是调侃起上司来了。”

  

  李远耸肩,道:“弟兄们在军营里面可就指望着这些来打发日子......疼!”

  

  黄少天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在了李远背上。

  

  “如此说来,我倒是想见见这位让少天变得有些奇怪的公主殿下。”喻文州笑道。

  

  “喂,喻文州我郑重严肃的告诉你,你可别凑这个热闹!”

  

  宋晓听到这边动静,自是也凑了过来。他道:“我倒是觉得公主身边那位蓝衣小姐有点意思。”

  

  “一位官家小姐,轻功倒是极好的。”宋晓摸了摸下巴,“虽然她有掩饰过,但是她的脚步比起自小习武的公主和旁边们的小姐们轻快了太多。”

  

  徐景熙挑眉,倒也是参与起了这话题,“公主身边的蓝衣小姐,是夏将军家的小姐。”他摇了摇头,“你说这个我倒是不信的,我曾为这位小姐把过脉,其体质天生不能练武。”

  

  “况且,她相比练武来更爱书。常常能见公主的侍女送书出宫,想必就是给这位夏小姐的。”他补充道。

  

  “倒是我想多了。”宋晓听了徐景熙的话,倒是想到了一点:“公主和夏小姐的关系倒是好,或许黄少可从这位小姐处下手。”

  

  郑轩赞赏:“倒是与我想到一处了。”他意味深长道:“欲要讨好公主,黄少倒不如从这位小姐身上下手......”

  

  


6


  曲水流觞进行过大半,采薇兴致正好。唯一无奈的是身旁的好友因着家中催促先行一步。


  听着夏瑜身边侍女的意思,大约是夏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管家希望小姐能回家中主持大局。


  夏老爷子年事已高,因着过去上战场余留下的旧伤,使得近些年的情况是越发不好了。皇帝也曾派御医为夏老爷子诊治,得到的回复无一不是只能静养。皇帝无奈,也只能常为这位老臣送去些药材。


  想到儿时曾授予自己两招的温和将军,如今只是个饱受病痛折磨的年迈之人,采薇顿时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致。嘱咐心腹侍女结束后定要将今日的诗集送至夏家小姐手中后,便带着其他女侍先行回宫。


  宽敞的马车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只是铺着些软垫锦枕,有一案板上放着茶壶及茶杯几许,即使车内并无香炉仍是充斥着淡淡幽香。让人一眼看去便是女儿家的马车。采薇上车后便靠在案板上,右手支着头。身后侍女轻轻为公主揉着穴道缓解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突的一震。


  “发生何事?”侍女挑起帘子的一脚,采薇朝外询问道。


  “回禀殿下,前方有刺客来袭。”侍卫首领的声音在外响起,“公主殿下请在车内稍后。”


  采薇揉了揉太阳穴,道:“留一活口。”


  “是。”


  她对此有些好奇,按理说明知公主及王公大臣们的子女近日里会来此踏青,会有专人负责这里的安全,但并未遇上该在巡逻的侍卫。况且还让刺客溜了进来。看来有必要让哥哥与那右卫将军好好探讨一下安全这问题了。


  本以为侍卫首领能极快收拾掉刺客,却未曾想竟是遗留了几个刺客冲着马车而来。


  采薇正欲拿着软剑出去收拾掉那些不长眼的刺客,却未曾想——


  漫天剑光一散,一柄长剑击落三个刺客手中的长剑。武器便是武者的依仗,刺客未曾想到有人来援,顿时一怔。这便给了来者一个极佳的机会。剑法使出,迅速击中刺客要害,结束了刺客的性命。


  来者在马车前三步处站定,朝着帘子行礼,“臣下救驾来迟,望公主恕罪。”


  采薇仍是手持软剑,待侍女揭开帘子后这才出来露了脸,见到来人一愣,但是不熟悉这位公主的人,却是无法发现她这一异样。


  “免礼。”她淡淡道:“倒是本宫该谢黄小将军。”


  侍卫首领此时前来请罪,未能留下活口,且放了刺客接近公主,此都为一等一的罪。


  采薇挥手,让侍卫首领回宫后自行领罚,并委托了这位黄小将军护送自己回宫。


  黄少天自是不会拒绝,在与几位好友告别后即和李远带着剩下的侍卫护送公主回宫,因着这次刺杀,他倒是紧张了些许,连话都少了很多。


  夏瑜站在远处一视野极佳的山坡处,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黄少天等人前来救援。


  她身边的树上坐着一名男子,他注视着下面那位面容清秀的女子,好奇道:“眼睁睁看着刺客袭击自己的好友,你也真是有趣。”


  采薇与黄少天相见,这个结果对于夏瑜来说已经达到,也没有了看下去的必要。夏瑜轻轻一笑,便转身离去。


  “无碍,我知晓她。”


  男子跳下树,紧跟在夏瑜身后离去。


  她究竟是相信黄少天会及时前来支援,还是相信那位公主殿下的能力?


  男子摇头笑了起来。他不在意夏瑜会怎么想自己,反正他这位主子也不是因为这点小事就会生气的人。


  也不是会因为一点小事就破坏大局的人。


PS.送给阿颖的国庆礼物,也就只有她还陪着我战男神×你啦【虽然国庆七天估计是写不完了】她说我有进步嗯超开心哒
PS2.尝试新文风,但是真心觉着这是作死,不过还是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PS3.这文埋的东西也蛮多......果然还是往下写的时候注意都写明白吧......题目是因为听了好梦如旧这首歌,想想这篇故事大概也有种‘若人事皆如旧时’这样的感觉,所以就用了

 
评论
热度(5)
© 泠时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