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X你】萍水相逢

子捷你是我认识的最后的良心!!(感动脸抹眼泪)

本墨悼至:

补上幻雪生贺。

写多了议论文习惯性前推因后推果,大概是喻队还没成为队长之前的故事。

时间轴有,原著向有,私设也有,顺带体验了一把考据党的感觉。

为了方便阅读的一些不得不说的废话:

荣耀开服在联盟成立之前,之后第一赛季开始。【总得练满级才能打联赛吧= =

喻文州第一赛季加入蓝雨训练营。

魏琛第三赛季退役,方世镜接手索克萨尔并接任队长。【原著有说明蓝雨二代队长是方世镜,但是没点明索克萨尔的二代主人

喻文州第四赛季出道,同年联盟开始办全明星周末。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

喻队最初用的术士是首版卡,夏瑾的枪炮是首版,牧师是二版。

cp喻文州X夏瑾,微黄沐,以及同桌和钢琴老师,舍友和戏剧社长。

质量保证,开头甜,结尾甜,建议搭配清咖加三块方糖一起食用。【什么鬼



你是在中考之后的那个暑假开始接触荣耀的。

几个老同学一起买的账号卡,七拼八凑组了个亲友团,他们热衷于刷本,而你只是随意地跟着跑跑地图。

那时候你的账号卡是个枪炮师。


你本来不打算满级之后继续玩荣耀的。

不巧高中同桌也是个荣耀迷,蓝雨魏老大的粉,玩的术士,可惜猥琐没学到位,皮又脆,团战老是第一个跪。

在同桌的怂恿下你开了个小号,牧师,还是个男号,公会加的蓝溪阁,平时副本团战就跟着同桌走。

团里几个同桌的亲友开她玩笑,在群里问她这是你男朋友吧?

你笑了笑开麦:不是,我是她同桌。

于是亲友发来一通被雷劈的小表情。

同桌在小窗里笑得前仰后合夸你干得好,还不忘鼓动你平时多开麦。


你在荣耀里第一次遇见喻文州的时候,他的账号卡还不是索克萨尔。

那是一次团战,你印象中最混乱的一次团战。

因为当家职业是术士,团里的术士比其他二十三个职业加起来都多。

你以前玩枪炮师的时候团战总喜欢冲前面,换了牧师却还是改不太过来,导致你同桌一度以为你以前玩的是狂剑士。

视野里是一片混乱,你死命盯着同桌的术士,不时地给同桌刷血,还得小心提防偷袭的流氓。

但是等那个术士把你护送出来的时候,你发现那不是你同桌的角色。

那个术士开了麦,声音温和:“多谢兄弟帮我刷血。”

你愣了愣,慌忙解释,就是理由比较苍白:“手误,手误。”

术士也愣了愣:“抱歉,不知道你是姑娘……”

你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后突然意识到你把同桌丢了。

“不好意思啊,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你和术士匆匆告别,跑回混战找人。

直到你的牧师扑街,你才意识到你傻了:找同桌,在群里问一声不就得了?

你同桌这次倒是没跪。

就是一转身没找到你,以为是她把你弄丢了,然后发现你阵亡了,在小窗一个劲道歉来着。

害得你都没好意思跟她讲你认错人的事情。


日子也就这样子过,期末考试一忙起来,你和同桌都顾不上荣耀了。

等再登上荣耀已经是寒假了,同桌带着手提到你家,以一起刷本为理由蹭饭,慷慨激昂地说要把期末考期间丢的经验补回来,你只是笑,也不在意。

你没想到还会遇到他。


小怪突然红血冲过来的时候同桌正在读条,术士就是这点比较让人吐血。

你心下一急,下意识地一个枪炮师拔击的操作就出来了。

同桌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我现在相信你以前的确是玩枪炮的了……”

你有点无奈,回复术都准备好了,结果一道黑气从眼前窜过,你连技能都没看清,回过神来发现小怪已经被一记补刀到死。

一个手抖,你一个回复术点到那个路过的术士身上去了。

那个术士走过来,你赶紧解释:“不好意思,手误、手误……”

等那个术士走近了,你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是你?”

同桌纳闷:“你们认识?”

你有点尴尬地解释了一下上次认错人的事情。

同桌乐了,一把抓过你的麦:“这位兄台,这是缘分啊!不考虑跟我们阿瑾认识一下吗?”

你刚想说这样不好吧,术士的好友申请已经发过来了:“好啊。”

你愣了愣,下意识脱口而出一串数字:“我不经常玩荣耀的,留你Q号吧?”

说完就后悔了,你不经常加陌生人的。

没想到QQ上的好友申请很快跳出来了,备注那栏是三个字:喻文州。

真名?

你一愣,才反应过来是因为自己刚才那句“我不经常玩荣耀的”。

你点击同意,他很快来了条消息:多谢夏姑娘两次救命之恩。

两次?你这才注意到术士的血条,确实低得可以。

但是……他在血条低得令人发指的情况下出手,帮你解决了偷袭的小怪?

你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啊,我也手误呢。”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你似乎能猜到他在游戏那头正在努力憋笑。

这算什么?因为手误而结下的缘分?你有点无力地吐槽。

同桌关了麦几乎笑得撒手人寰,游戏里的术士直接拄着法杖蹲地上了,就差来个圆舞棍的操作划个圈什么的。

你赶紧给同桌倒了杯水。

喝了口水,同桌总算缓了口气:“我也、手误……”

然后又趴在桌上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虽然不在同一个团,但是都加的是蓝溪阁的公会,你发现在团战的时候碰见喻文州的概率还是蛮高的。

你在荣耀里认识的人不太多,本着荣耀这么大遇见就是缘分的观念,你在看到喻文州有困难的时候也会帮他一把。

当然这种情况挺少的,而且多半伴随着同桌惊恐的大喊:“夏瑾你要放生我啊?”

倒是喻文州经常在同桌腾不开手的时候替你挡挡攻击什么的,你发现你的小牧师在团战里的存活率大大提高了。


同桌学的乐器,打算报高考的自主招生,所以高二一开始就特别紧张地准备市里的三独比赛,也就没时间跟你一起玩荣耀了。

她以手动断网为名特别大方地直接把账号卡托付给你了,还顺带把你托付给了喻文州。

“以我多年的音乐直觉,你缘分的节奏感特别好,跟着他挺安全的。”

你的缘分?你都不想吐槽同桌的措辞了。

晚上登荣耀的时候你在Q上跟喻文州说了这件事,当然是把缘分的部分自动删掉的版本。

他笑了笑说他有玩节奏大师的。

然后又来了条语音:“在我死之前,不会让你先死的。”

你撇了撇嘴回道:“我是牧师啊!怎么会让你先死?”

这是职业素养好么?

意料之中的,那头沉默了。


你和喻文州在荣耀里越来越默契,现实中的交际却依旧少得可怜,只是偶尔地发发语音吐吐槽,都不怎么讲到自己的事情。

毕竟只是网游,再怎么熟也只能算是网友。


第一次听喻文州讲自己的事情,是在你的生日歌会上。

你的生日在暑假前,所以尽管拼拼凑凑,到的也只是几个亲友而已,一边推本一边唱歌。

同桌也是拼,借的音乐辅导老师家的电脑,还怂恿老师和她来了首四手联弹,你感动得有种想哭的冲动。

所以当喻文州问你想要什么礼物的时候,你想起他进了蓝雨训练营:“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要一下魏老大的签名吗?”

“好。”

他爽快地答应了,然后说起他打算朝成为职业选手努力的事情。

你能透过显示屏感受到他的憧憬,当然还有同桌去不了的怨念。

你听到同桌的辅导老师客客气气地说,休息时间过了,我们继续练琴吧。

一声哀叹过后同桌退了频道。

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对着麦喊了声“别动”。

“哈?”

你能感觉到喻文州手下一滞。

“不是不是,我是说荣耀里……”

于是刚传送出副本门口的几个亲友都不动了。

你无语了一下,挑了个角度,迅速地截了张图。

截图里,比着剪刀手的牧师占了大半张图,剩下的版面是个术士的侧影,就好像正巧路过一样。

你偷拍成功,心情大好地把截图设置成了QQ头像。

亲友里有个老实的小正太,巴巴地在频道里问你:“姐……我能动了吗?”

你刚想说动吧动吧反正姐拍的不是你,然后就听到一声“慢着”。

cv发现你偷拍的喻文州。

你赶紧在小窗跟他解释:你看你都是要当职业选手的人了,还不准我留张纪念么。

你听到他在频道里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以为他不跟你计较了。

片刻之后你发现你想得太甜了,要成为职业选手的家伙手速果然完爆你,而且喻文州同学,你这刚换的头像是什么时候截的?

“哦,我也留个纪念,不行吗?”

当然行……但是这个吧,你看着截图里充当背景的比着小白兔的你的牧师,有点纠结。


不知不觉也就到了高三,高考一直有百万雄师过大江之称,其实你本来对过江没多大兴趣的,奈何过江的人太多,硬生生地把你也挤上了独木桥。

一贯的忙起来就顾不上打荣耀,你把同桌的账号卡原封不动地交还给她,她接过之后就直接丢进了课桌。

同桌在三独比赛里拿了奖,自主招生是没问题了,相对来说压力要小一些。

而且出乎你的意料,她居然勾搭上了那个辅导她钢琴的音乐老师,简直成家立业两不误。

“他也是学生啦,读大二,没比我们大多少。”

你总觉得同桌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于是你记起生日歌会的四手联弹,拍桌作恍然大悟状:“哦!追媳妇先搞定闺蜜是吧?心有够脏的呀!”

一想到同桌粉的是魏琛,你就觉得果然是物以类聚。

同桌白了你一眼:“没你家喻文州心脏。”

你以为她指的是截图的事情。


说起来你已经好久没跟喻文州联系了,多半是因为你比较忙,而他似乎也很忙。

异地恋是件很让人抓狂的事情,尤其是再摊上网恋这一层。

但其实你们压根就没提过恋不恋的问题。

同桌以为你们截图是在弄情侣头像,可你当初只是一个脑抽,然后碰巧另一个傻瓜也抽了一下……

好吧,你得承认你还得算上暗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你向来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

他的术士长着一张系统脸,更何况你们刚遇见的时候,你用的还是个男号,他要能有感觉才特么的有鬼。

那么,他到底哪点打动你了呢?

你觉得可能是因为他温和的声音,可能是因为他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出手,也可能是因为同桌说的,那种虚无缥缈的缘分。

但你还是不太明白,而且也不能确定,他是否也和你一样这么想。

所以,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了吧?

你这么想。


日历如同试卷,一张又一张,翻着翻着,高考也就这么过去了。

高考之后你直接一个人飞去了G市散心。

你本来想联系喻文州的,但看他头像一直灰着,终究还是没把消息发出去。

旅馆的电脑有装荣耀,你窝在空调里也是闲着,就打算随便刷个本打发时间。

登上账号才意识到拿错卡了,游戏界面上赫然显示的是同桌的术士。

你飞快地给同桌弹了个小窗:“你卡怎么又在我这儿?”

同桌表示账号卡送你了,算是同桌三年留个纪念。

“这不是还没毕业呢?纪念个鬼!”你不太明白。

然后同桌告诉你,魏琛退役了,她现在也不玩荣耀了,所以算是荣耀先毕业了。

你盯着那条消息很久,却找不到话来回复。

是啊,对于一些人来说,荣耀也只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就好像魔兽、星际一样。

玩腻了,大可以毕业。

那么他呢?你想起喻文州,想起他兴致勃勃地用不快的语速跟你讲,他要当职业选手,想起他信誓旦旦地跟你说,会帮你要到魏老大的签名。

你忽然很想念他,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再收到喻文州的消息是在毕业典礼结束那天晚上,那时候班里同学约了一起唱K,同桌看电影去了没来,你一个人猫在角落里玩节奏大师,一局又一局。

消息很短,就是讲他通过了训练营的选拔,成了正式选手。

但你能猜到,当中有多少曲折苦楚,而你不在他身边,没法帮他分担。

想说的、能说的,都只有一句话:“恭喜。”

想了想,你又补上一句:“别太累。”

片刻后他回你:“谢谢。”

就好像公式与定理,一步到位,干脆利落,切断所有的可能。

手机屏幕暗下去,液体无声滑落、跌碎,同学还在声嘶力竭地吼,调走得厉害,从伴奏勉强能听出是Beyond的海阔天空。

你把手机塞回口袋,等他们唱完,点了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

从一开始,直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你觉得人生真是奇妙,刚告别一个玩荣耀的同桌,又碰上一个玩荣耀的舍友。

舍友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玩的却是地图炮风格的雷火系元素法师。

当然你也没什么立场这样讲,虽然还在玩荣耀,高中毕业之后你就捡起了压箱底的枪炮师,再没有碰过那个男号牧师。

他现在应该已经有了可靠的队友,不再需要你这个二流牧师。

你刻意不去询问、不去了解,舍友却还是跟新闻记者一样尽职地跟你八卦职业战队的事。

舍友是烟雨粉,顺带对一字之差的蓝雨也多加照顾,所以你总是能够在她八卦完风城烟雨之后听到索克萨尔。

那个时候,索克萨尔的主人已经不是魏琛。

舍友也有问起你粉哪个角色,你想了想说,索克萨尔吧。

舍友点点头:“方队也还好,就是没老魏猥琐。”

……猥琐居然可以当褒义词用吗?

你想笑,却没笑出来。


其实你真正粉的是你手机锁屏那张截图右上角,仿佛路过的术士。

舍友有看到过那张图片,笑着问:“夏姐,男朋友啊?”

你知道她说的是你的牧师,却摇头答非所问:“不是,以前的一个朋友。”

大学宿舍十点准时熄灯,你习惯每天在熄灯前跟他发一句晚安。

战队九点开始训练,他总是在训练前回你一句早安。

就好像食堂打卡一样,几乎能精确到分钟,只是当中还有时差。


这个平衡被打破是在接下来的全明星周末。

第四赛季荣耀联盟第一次办全明星周末,喻文州是职业选手,自然也要参加。

学校前一天刚开完迎新晚会,舍友是话剧社的,你跟去帮忙,弄到很晚才回宿舍。

所幸宿舍十二点前不断网,你登上QQ打算上传给舍友拍的照片,却看到他的消息。

简简单单三个字,睡了吗?

时间是晚上九点半。

有哪里不对,但你没来得及反应。

还没。

你回复,按下回车才意识到已经十一点了。

没想到他居然秒回,明天的全明星周末,你会不会来?

你愣了愣,才意识到问题所在:他显示的地理位置,分明在你的城市。


你赶紧冲到隔壁宿舍把聊得正欢的舍友拽回来询问,舍友一拍脑门:“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社长送我两张票来着,我给塞包里了。”

因为是联盟初期,票价跟电影票也差不多。

跟过来的隔壁宿舍姑娘已经开始八卦话剧社长送你舍友票有何用心了,但你的关注重点显然跑偏了:“社长也玩?他玩什么的?”

舍友神情有些尴尬:“啊……流氓。”

你回想了一下总是演王子的话剧社长文质彬彬的外表,觉得实在和流氓的形象无法重叠。


你回他说会去的,一边翻活动介绍:“哎,这个新秀挑战赛你会参加吗?”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发来回复:“不会,擂台赛我不太行。”

你突然想起从没跟他打过竞技场。

“有空来一把?”你建议道。

“……牧师吗?”

“不是,枪炮。”

消息一发出去,你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妙。

“什么时候练的?”

果然,被发现了。

因为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你从没跟他讲过你玩枪炮师的事情。

更何况你的牧师自打毕业后一直都没登录过,实在有些可疑。

“啊,借着玩的,朋友的号,你……你别多想。”

没办法,你实在是不会撒谎,不仅理由苍白,还有点此地无银。

“我记得你朋友玩的术士啊?”

名侦探喻文州开始推理了,你有点心虚。

“另外一个朋友。”

“哦。”


哦完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突然就有点生气,气他云淡风轻的态度,哦什么哦!

本来就不存在的理智的弦断掉了,随之而来爆发的还有你的手速:“是我的号怎么着了吧!都是我玩牧师之前的事了,你当我为什么好好的就不玩牧师了?为什么玩起了枪炮又不告诉你?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回车按下,松开,时间归零。

断网了。

你望着屏幕发呆,然后使劲地揉了下脸。

你有点郁闷,你刚才到底乱七八糟地说了些什么啊……

而且,还发出去了。

你忽然有点不敢去全明星周末了。

怕知道他的反应,更怕他拒绝。

如果是他的话,拒绝也会是婉拒吧?

如同钝刀,一击到位,只剩钝痛。

生平第一次,你失眠了。


失眠的结果就是,周五上午的课你几乎是撑着下巴瞪着眼听的。

还好全明星周末第一天是在晚上开场,下午正巧没课,你回宿舍补了个觉,睡得迷迷糊糊就被舍友拽着赶公交去了。

全明星赛是在去年办的第一届,你有听说,但因为小高考复习就没去现场。

舍友一路上跟你侃去年全明星赛的经典段子,比如叶秋连续被七个新秀点名挑战啊什么的,不过你们都不是玩战斗法师的,也只当是随便聊聊。

舍友粉的风城烟雨这赛季新换的操作者是个妹子,不出意料应该会成为联盟第一个女队长。

无独有偶,你玩的枪炮师今年终于有选手进全明星了,也是这赛季出道的妹子,而且是个美女,还是叶秋的搭档。

对于女玩家来说这可是很励志的,毕竟联盟妹子少,之前一届全明星一上台跟二十四罗汉似的。

特别是蓝雨,你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因为前任队长魏琛打下的猥琐烙印根深蒂固,把妹子都吓跑了,要不然怎么半个女选手都没有呢。


公交一个急煞,到站了。

舍友轻车熟路地抄了条没人的小路,边走边跟你说话:“那啥,跟你商量个事儿啊,等会儿能不能拜托你坐我跟社长当中的位置?”

你愣了愣,下意识脱口而出:“电灯泡?”

舍友脚下一个踉跄。

“不是……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


全明星赛的现场不出意料的人山人海,等你们进场已经是八点半了。

远远地你就看见站在位置上冲你们招手的社长了,但你一想起社长玩的是流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和社长一起来的还有几个戏剧社的学长学姐,坐的都是一排,你看了看门票上的座位,还好,你和舍友的位置在当中一区的最边上,旁边坐的是戏剧社管道具的学姐。

“李姐好。”舍友靠着学姐坐下,打了招呼。

你坐在舍友边上,左手边就是过道。

你下意识地朝四周望了望,又看了眼手里的宣传册:职业选手的位置在你右边隔两个区的前排。

你松了口气,又感到莫名可惜。


“看什么呢?”舍友看你一直在转头,“紧急通道看地上啊。”

你一怔,往脚下看去,标着紧急通道的绿色指示确实很清晰。

现场突然安静片刻,紧接着爆发出一阵欢呼。

主持人拎着话筒走上台,宣布开始。


因为一早知道喻文州不会上台,你看得意兴阑珊,而且下午也没怎么睡,基本都处于半梦游状态。

新秀挑战赛一结束,你就起身跟着人群往外面走。

你其实也不怎么想上厕所,只是想出来透个气。

本来想看着地上的指示走的,结果人太多被挡住了。

恍惚着就跟人群走散了,等反应过来已经是十分钟之后,舍友来微信催你,说是互动已经开始了,问你跑哪里去了。

跑到哪里……你看了看四周,是真不知道自己跑哪里来了。

但肯定还没出场馆,就是位置貌似比较偏,地上没有贴指示标识,墙上倒是有绿色的指示灯。

走廊的日光灯不太亮,隔音效果却挺好,场馆里边吵得震耳欲聋,这边愣是听不到,不然你还是有信心循着声音找回去的。

你沿着走廊又走了几分钟,终于确认了一件事:你迷路了。

不过你没好意思告诉舍友,想了想,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迈开步子开始跑,如同开了冲锋的骑士。


两分钟后你终于撞到了第一个人。

“抱歉抱歉。”

你咧着嘴揉了揉脑袋,正开心终于碰到人、找到组织找到党了,然后意识到手机因为惯性摔出去了,正停在那人脚旁。

你暗自庆幸还好手机是诺记的,不至于碎屏幕。

可能是撞到了按键,屏幕亮着,锁屏里剪刀手牧师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显眼。

对方揉着下巴蹲下身子想帮你拣起来,手却在半空顿了一下,然后才捞起你的手机,起身走近。

手机递过来的同时你听到熟悉的嗓音:“夏瑾。”


你下意识一缩手,条件反射般就想转身逃开。

结果双脚不听指挥,杵着动不了。

“你……你认错人了。”

喻文州也没坚持,晃了下手机:“是你的吧?”

“是啊!”你有点莫名其妙。

然后喻文州就当着你的面滑开了锁屏。

密码栏跳出来的那瞬,你摒住了呼吸,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他知道你的生日。


手机铃声响起。

你超想给舍友点个赞,一激动接听按成了免提,声音清晰传出:“喂?夏姐啊……”

“……”

手机灯光里大眼瞪小眼。

你不想说话,舍友却不依不饶:“我也逃出来了,你跟哪儿呢?”

“我不知道……”你小声地说了一句实话。

“啥?场馆多大点地儿也能迷路,真有你的!”舍友继续念叨,“别跟着我!你倒是说怎么整?”

你愣,就听到那边还有一个声音:“让她开定位,你用那个摇一摇。”

“还得画图推,不嫌麻烦?”

“总比瞎找好吧?”

是社长,还吵起来了,你有点无语。

“九号出口旁边。”喻文州好心地告诉她。

“你等着,我马上来找你啊!”舍友跑出两步又停下,“等等?夏姐你那边谁?九号出口不是唔……”

你才想起,九号出口是职业选手专用通道,你绕了一大圈居然跑到了这儿。

“小瑾你先忙哈,人借我一会儿,回头请你吃饭。”

社长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

社长你别闹?

社长你别挑这个时候闹?

你捧着手机,简直欲哭无泪。


“我们也聊聊?”

喻文州笑得温和,你却觉得背后有点凉。

算了,豁出去了!

聊聊就聊聊,反正这地儿够偏,大不了从人生聊到几何。

你直接席地而坐,背靠着走廊一侧的墙壁。

喻文州在你对面坐下,脱下队服外套递给你:“地上凉。”

你没接,闷声问他:“你……你都看见了吧,还想聊什么?”

喻文州扬起嘴角:“我还以为你被盗号了。”

你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把拽过他的队服外套垫巴垫巴往背后一靠:“谢了啊。你要发卡我也认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要不是声音有点儿颤,这倒算是个好借口。

“表白这种事,就别抢我台词了,还是让我来吧。”

喻文州似是漫不经心地低头理了理袖口。

“啊?”

你没听明白。

喻文州却收了笑,伸出右手,郑重地看向你:“萍水相逢不够,以身相许如何?”

要不是脸有点儿红,这倒算是次成功的表白。

 

——正文到这里可以结束了嗯。——

啊?你问那个签名?窝才没有忘掉呢=v=继续继续



在准备好被发卡之后,你被发了糖。

本来应该笑出声来,你的眼泪却没有征兆地掉下来了。

喻文州摸了摸口袋,才想起纸巾在外套里,只好象征性地安慰你:“别哭,我在呢。”

你扯出纸巾抹了把脸,声音因为抽噎断断续续:“不、不许笑啊!”

“对了,魏队的签名我要到了,在口袋里,你翻翻?”喻文州突然说道,“就是……”

字不太好。

你愣:“魏队不是……”

退役了吗?

“以前要的。”

“我同桌挺喜欢魏队的。”你开始翻外套口袋,“可惜她现在已经不玩荣耀了。”

喻文州没说话,估计是没想到你生日礼物居然不是给自己要的。

你翻了半天才翻到那张纸,像是从什么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笔迹潦草,乍一看那“琛”字儿写得跟“探”似的。

你把外套抖平折好,水笔如同暗器从口袋里窜出来,你捡起笔,突然灵光一闪递到他眼前:“喻大大给我签个名儿呗?”

“你叫我什么?”喻文州偏过头笑。

“……文州。”

你郁闷地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调戏了。


走廊传来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还有絮絮叨叨的说话声:“诶喻文州你人呢我知道你跑出来了你别躲啊!互动结束了方队说可以自由活动了你赶紧出来趁时间还早他们说要上街逛逛啊我跟你说我还从没来过……哎哟喂?”

脚步声停下,你抬头望过去,是个把蓝雨队服穿得跟休闲装似的少年,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看到你一脸的惊讶。

“文州你队友?”

你觉得你问得有点多余。

但那个少年的回答显然更多余:“哎哟我去妹子你居然不认识我?剑圣黄少天的名号听过没?我说喻文州你媳妇儿该不会不玩荣耀吧?”

你听到那句“媳妇”脸一红,赶紧搜索了下内存,依稀记得舍友有提到过这个黄少天:“哦!我有听说过你,你的账号卡是那个……什么什么烦来着?”

喻文州憋着笑,黄少天咬牙切齿:“是夜雨声烦!我去妹子你玩荣耀的吧你玩的什么喻文州你别拦我我非得跟你媳妇儿单挑一局竞技场走起啊!”

“枪炮。”

“牧师。”

你和喻文州几乎同时回答。

黄少天一愣:“啥?”

“牧师。”

“枪炮。”

你们又同时换了回答。

“你们逗我呢?”

黄少天被气得难得的话少。

你赶紧起身解释:“真没逗你,我也就随便打打,一般网游的水准,没法跟你们职业的比。”

喻文州也起身,笑着解释:“少天的意思是,牧师没法打……”

你瞪了他一眼。

“算了,枪炮我也不打。”黄少天摆了摆手,“妹子你是本地人吧?看在喻文州的面子上帮着导游一下成么?队里哥几个都是头一回来。”

“文州你也去?”你转头问。

“嗯。”

“那行,走吧!”

反正明天是周末,没课。


黄少天在前面开道,大步流星地朝外走。

你没走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喻文州也停下来。

你脸一红:“怎么感觉像要见家长……”

左手被握住了:“放心,我在呢。”

莫名的心安。


气氛也没想象中那么紧张,和大多数宅男一样,蓝雨队里几个平时也很少出门,乍一上街跟放风似的,几下就跑没影了。

你觉得你作为导游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好不容易瞧见一帮子人聚在前面不远处,为首的黄少天正跟路边摊上卖糖葫芦的侃得热火朝天,看得你一愣一愣的。

“黄少在干嘛呢?”

“大概砍价吧。”

不一会儿一群人回来了,每人手里拿着一串儿糖葫芦。

黄少天嘴里叼着一串儿,怀里再揣着一串儿,口齿不清地冲你叨叨着:“妹纸里别盯着额看哈叫咦文邹给你买呗!”

喻文州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你神情自若地看回去:“我不爱吃甜的。”

然后把他扯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哎文州黄少这给谁带的?”

“你猜?”


—THE END—

 
评论
热度(35)
  1. 泠时雪本墨悼至 转载了此文字
    子捷你是我认识的最后的良心!!(感动脸抹眼泪)
© 泠时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