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分手梗第一发]六月新娘(上)[喻文州篇]

用此文纪念我逝去的少女心,改变不掉的开头文风和被教数学的老头摧残到死的玻璃心

从不锈钢变成玻璃我的心脏也是满拼的

作业写了就是抄的不会写就是小心眼我也是醉了



私设有 OOC有 时间混乱有

总之就是各种有

等我有空大修QAQ

啧啧啧这次真的是少女心

壮哉我大痴汉联盟
我家苏苏就是这么苏!





没意见往下看↓



喻文州×夏瑾





世锦赛结束后,一切生活回到从前。

除了中国队拿了个冠军回国,仿佛就没有其他的变化。

或许还有她。

时间自顾自的往前走。

拿起床头柜上的合照,对着透出一丝光线的窗户端详着。

喻文州又想起了前天在无意间遇见的她。

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小姑娘。

离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多久了?喻文州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皱眉想道。

照片上是高中生时期的喻文州,以及一个女生。女孩子抱着他的腰,笑意盈盈。男生一脸宠溺,轻抚着女孩的头发。

背景是在一家小餐厅里。这是和蔼的老板娘帮他们拍下的照片。

那年喻文州16岁,与夏瑾交往1个月。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呢?这个问题夏瑾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或许是那次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的喻文州,用平缓而又温柔的语调念着那篇课文时。秋季的阳光温和的撒在他的身上,恍若隔世。

这个少年的影子就这么不自觉的进入了她心中,成为了她的一个秘密。



喻文州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夏瑾在什么时候。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早在他们一家刚搬来G市的时候。

小小的喻文州因为贪玩,在小区花园里迷了路。

当他急得快哭出来时,有人在他背后摸了摸他的头。他转过身去,那是一个穿粉红色裙子的小姑娘。

小姑娘装作大人模样,老气横秋的对着小男孩说:“不要哭啦,妈妈说不开心的时候就要笑,那样不开心的事情都会跑光光的。”

她甜甜一笑:“这个是我妈妈送我的花,我把它送给你,这样你也可以开心起来啦!”她把花塞进男孩的手里,然后拉起他的另一只手,向花园的出口跑去。

(然后就把小文州带回家了(划掉))

回到家的小文州问妈妈这朵花叫什么,喻妈妈只是面带复杂的看了一眼,告诉他这是桔梗。




小学,初中,喻文州和夏瑾都是同校,他一个人注视着那时候的小姑娘慢慢长大,却并没有发觉自己把越来越多的目光放在夏瑾身上。

他翻开自己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朵干花。

是桔梗。

永恒的爱。




夏瑾终于在闺密的怂恿下,决定去找喻文州告白。

当她来到公园门口时,喻文州已经等在那里了。

她尴尬的拽着裙子,深吸了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走了过去。

喻文州看着女生如此紧张的神情,无奈的微笑。他看上去像是会吃人的样子么?

无可奈何,他主动走过去,先是替她拍平了揉皱的裙子,然后牵起她的手,带着已经愣在那里的夏瑾进了公园。

夏瑾害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喻文州也并不急,只是体贴的陪着她在公园里慢慢散步。

她偷偷的看了身边男孩的侧脸,咬咬牙下了决心。

“喻文州。”夏瑾拉住他,脸颊泛着微微的红,“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喻文州笑得温柔,回答道:“不好。”

听到这个答案,夏瑾虽是心中泛酸,却仍是倔强的笑着,“我知道了。”说着,眼泪仍是不自觉的掉落下来,虽然想象过这个场景,可是心里还是很难过啊。

夏瑾强忍着眼泪,想从这里跑开时,喻文州拉住了她的手,顺势将女孩拉进怀里,轻抚着她背。

他听着女孩的呜咽声,笑得无奈而又甜蜜。“心急的女孩,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告白这种事情,还是男生来做比较好。”

他轻轻吻去女孩的眼泪,用当初一般平缓而又温柔的语调说道:“夏瑾,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好。”女孩虽然还流着泪,仍然努力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抬手遮住自己的双眼。

那是什么时候把她弄丢了的呢?

是不是在自己因为荣耀而逐渐忽略她的时候?

是不是在自己一意孤行要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

是不是在自己放弃学业也未向她告别就离开的时候?

喻文州不知道,因为在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夏瑾。

打开手机短信栏,点开一条这些年来他无论换了多少次手机,也不会删去的短信。

“我们分手吧。”——夏瑾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来没有换过手机号码。

因为他怕自己换了号码,自己的女孩会找不到他,找不到回来的路。




俱乐部经理把喻文州叫去办公室。

“因为这段时间我要出去出个差,所以俱乐部的事情可能忙不到,文州你多担待这点。”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亲切的笑着,“不过不会耽误你们训练的,我从外面请了人来帮忙。”

他身后走出一位女子,微笑着对喻文州伸出手:“喻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叫夏瑾。”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少女心回来啦╰(*´︶`*)╯

 
评论(9)
热度(40)
© 泠时雪|Powered by LOFTER